首页 >> 华奥专题 >> 第四十九届世乒赛 >> 海外兵团-> 正文

海外乒团生存调查:夹缝中挣扎 屡屡威胁中国队

2007-05-28 08:14:00  竞报

  一位来自柬埔寨的教练在跟别人闲聊的时候这样说道,在乒乓球领域里,我们谁也没办法回避中国人,就在我们国家,光我认识的就有几十个活跃在俱乐部之间的中国球手,可能跟你说出来,你不会知道他们,因为他们都是中国一些地方队的选手,名不见经传,但是拿到我们国家,他们就是冠军,毫无疑问。

  这句话,让很多中国人骄傲,但是也让很多人忧虑,因为有了谭文玲的突发事件之后,很多人都在担心,那些在外面为了乒乓球而打拼的“海外兵团”们过得怎么样。他们在向国外传递中国的乒乓球理念的同时,也将我们的文化传播了出去,因为乒乓,因为他们,世界才得以更加了解中国。然而,有时候一切并不都那么顺利。

  小山智丽,1964年生。原为中国上海运动员,国家队队员,右手横握球拍两面拉弧圈打法,曾作为中国队队员获第38届世乒赛女团冠军、第39届世乒赛女单冠军。后因拒绝让球风波,退出国家队,远嫁日本,并代表日本队获第12届亚运会女单冠军、1995年瑞典公开赛女单亚军。

  海外兵团三十年

  “海外兵团”本来的含义是指出于不同目的、通过各种途径出境的众多原中国运动员、教练员。这种表述过于冗长,便简化为“海外兵团”四个字。他们出国的途径或公派或自费,“海外兵团”主要由三种人组成:前世界冠军、国家队或各省队运动员。

  海外兵团的出现已经有近三十年的历史。有资料记载,中国优秀乒乓球选手的对外流动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末,1978年,前国手刁文元被公派到意大利执教,随后上世纪80年代,前世界冠军梁戈亮两度镀金德国。90年代初,在海外谋生的乒乓球运动员开始逐渐形成一定规模。

  1993年5月20日,瑞典哥德堡第42届世乒赛,邓亚萍和乔红输给代表新加坡和德国参赛的井浚泓和施捷,当时媒体开始以“海外兵团”来形容这些出国谋生的中国球员。据不完全统计,1995年“海外兵团”已达到鼎盛时期的220余人,其中前世界冠军就有21人左右,约占10%。其中,最令国人神伤的估计要算两位女将何智丽和陈静。相比之下,男队员对中国队构成的威胁不如女选手,因为女选手像李佳薇和刘佳等知名球员,她们都具备进中国队的实力。

  世乒赛屡屡威胁中国队

  海外兵团一直对中国队造成一定威胁,无论是奥运会还是世乒赛。1995年的43届世乒赛,“海外兵团”在男女单32强中分别占得3席和9席,2004年雅典奥运32强更是各占6席和11席。特别是前奥运会冠军陈静,她代表中国台北队5次参加世乒赛,两次参加奥运会,共获得奥运会单打银牌、铜牌各一枚,世乒赛女团、女单银牌各一枚。

  作为教练出国比较有名气的是比利时队主教练王大勇和现中国队男单教练肖战。王大勇一手栽培出了世界冠军塞弗,而陈玘的主管教练肖战曾帮助陈静备战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并获得银牌。但是现在在国外担任教练的不止他们这些,英国队教练刘加诒,奥地利刘佳的教练刘彦军,新加坡教练刘国栋,德国女队教练李乒。

  从本届世乒赛情况来看,海外兵团的女选手对于中国女队还具有一定冲击力,男球员则很难有所作为。譬如中国前国手王晨,她一度淘汰了帖雅娜和欧洲小将杜迪安,顺利地进入了女单八强,最终败在了冠军郭跃的拍下。其实,中国乒坛人才过剩,而境外亟需人才,待遇高得多,许多人到境外打球的观念也有所变化,除了谋生、执教、结婚、经商外,更主要是延长自己所钟爱的乒乓球事业,并且想证明自己。

  但是,走出国门的他们不可避免地会面临很多不公平待遇或者艰难的生活状态。

  高军是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中国女子直拍正胶打法的代表人物。1991年,她与队友陈子荷取得第41届世乒赛女双冠军,登上了其乒乓生涯的最高峰。此后两年,高军先后取得巴塞罗那奥运会女双银牌和1993年世乒赛单打第三,1993年底结束了国手生涯。之后与一美籍华人喜结连理,并移民美国。在2003年和2004年,她代表美国队两次战胜中国头号女单王楠,震惊世界乒坛。

  北京时间5月24日深夜,就在中国球迷期待着欣赏张怡宁在女单第三轮中的精彩表演时,张怡宁已经到酒店休息了,她的不战而胜,是由于对手意大利队的谭文玲被迫退出了本届世乒赛,在开赛前三个小时她就搭上返回意大利的飞机。但是意大利队对外宣称,谭文玲是受到了肩伤困扰无法继续比赛。不过随后意大利媒体却爆出内幕———谭文玲退赛的真正原因是意大利乒协在赛场发生内讧,她被迫放弃比赛。

  谭文玲是辽宁人,曾在华东理工大学队打球,后远嫁意大利。在2003年欧洲锦标赛上,谭文玲曾帮助意大利队获得女团冠军。在这件突发事情发生以前,她是意大利队的女一号。

  背景:谭文玲事件

  原来,意大利乒协代理主席拥有一家乒乓球俱乐部,俱乐部的头号选手是谭文玲的双打搭档斯坦法诺娃。这位代理主席把国家队几乎全部的资源都集中在斯坦法诺娃身上,本届世乒赛上,谭文玲与另一队友提出了不满。在双打比赛中,斯坦法诺娃的私人教练巴托菲只对其一人进行指导,对谭文玲则一言不发。在此后的单打比赛中,意大利队教练们更是拒绝为谭文玲指导,所幸她依靠自己战胜了一名法国选手。但24日晚她突然被告知:“你可以回家了,意大利队不需要你。”

  教练:刘加诒 尴尬和分歧无处不在

  英格兰男子乒乓球国家队和青年队主教练刘加诒是前中国国手陈新华的启蒙教练,1994年由陈新华介绍,到英格兰执教。名义上也算是海外兵团的一员。但是到了英格兰之后,刘教练曾经一度因为“信任”危机被上层从英格兰青年队“贬”到“只有几个孩子的少年队”。

  他说,在国外的中国教练与欧洲本土教练在观念上有很大区别,包括奥地利队的刘彦军和比利时队的王大勇,都面临过很多因为文化背景不同而产生的问题。刘教练说:“首先在训练上,欧洲选手想练就练,想不练就不练。他只要说身体不舒服,我就拿他没办法。想让队员加量训练,队员会说,‘我的这种作法是侵犯了他的人权,我没有权利这么做,很多国外的教练面临这样的情况肯定是放任自流,因为这些教练们无所谓。但是我就看不惯,这样难免很多人都会对我们这些中国教练有意见,因为他们心里始终觉得,中国的经验是中国的,不一定就适用于国外。”

  刘教练告诉记者,在雅典奥运会之后,英国曾经给竞技体育加大资金的投入力度,当时有一位欧洲教练和他一起负责乒乓球人才的培养,但是因为他们之间意见分歧比较大,最终他被“清除”出了当时的国家队。他离开后,转而培养青少年的乒乓球人才,不过,随着英国乒乓球水平的逐渐衰落,当时那个和他有分歧的人最终也离开了国家队,刘教练这才又重新回到队里,开始着手培养英国的年轻乒乓球国手。

  “其实即使到现在,我还是会有很尴尬的时候,譬如说在队员的谈恋爱问题上,你说不让他谈,他说你这是侵犯人权,欧洲这些教练全体起来反对你,可是你让他谈了,肯定会让他分心,不能好好比赛好好训练,所以这就是问题,这是我们所有这些在国外的中国教练面临的共同问题,他们不像中国人那样会去理解。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样的问题可以解决。”

  其实,由于语言障碍、文化差异和对乒乓球理解的差距,不少在欧洲执教的中国教练与所在国乒乓球管理层关系不好。双方常在人才选拔、青少年培养以及技战术安排方面发生摩擦。大多数海外中国教练认为自己是先进乒乓球理论的传播者,经常抱怨顶头上司“外行领导内行”。

  球员:王晨 这种事经常会遇到

  在本次世乒赛上,复出时间不长的王晨,顺利地进入到了女单8强。虽然最终她输给了本次世乒赛的女单冠军郭跃,但是这样的成绩对于已经30多岁的她来说实属不易,但是更让人惊讶的是,王晨告诉记者,她仅仅在赛前跟着德国女队在克罗地亚训练了两个星期而已。

  同为在海外打球的球员,王晨对于谭文玲的事情感到非常遗憾,“我当时也听说了这个事情,她可能真是和教练有一些不和,不过我觉得这对于那些一直在国外打球的球员来说,可能是经常都要遇见的事情。但是我自己到目前为止还算好。”

  “其实,每一个到国外去打球的球员都是本着快乐打球的目的,像我和高军,但是在我们这些人眼里出来打球主要就是能够继续自己的乒乓球事业,同时还能给自己的生活增添些快乐。”但是王晨也认为,并没有很多人像她们一样那么看得开,“因为我们有自己的俱乐部,可以帮我们解决很多问题,但是在很多欧洲国家就不是这样,她们没有自己固定的俱乐部,没有固定的资金来源,还很有可能和自己的教练产生矛盾。像谭文玲这样,她在意大利一直是女一号,而且在那边已经成家并有了孩子,弄成现在这样真的挺让人遗憾。”

  其实王晨刚到美国时也不是一帆风顺,在陌生而又充满压力的纽约,王晨顽强地生存着。为了生计,她教过球,从一开始每小时50美元到集训的时候一带就是二三十个人,但最终,王晨决定另立门户,不再与非洲冠军穆萨合作。为了梦想,她搞过俱乐部,在纽约的富人区长岛,王晨帮一个北京老乡张罗过一个会籍制的俱乐部,但由于人气不旺,王晨决定开一家以自己理念和名字经营的专业球馆。现在的她日常生活都在经营着自己的俱乐部,“忙死了,我都没有时间训练。但是这次的成绩我还是挺满意的。”她感叹道。

 :::热门评论::: 
网友呢称: 匿名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