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奥专题 >> 第四十九届世乒赛 >> 综合其他-> 正文

乒球年轻球迷减少记者外行 国球今后还有谁看?

2007-05-28 23:11:00  华奥-搜狐

  神州大地各单位乒乓球比赛不少,某位扫地的大妈、看门的大爷也经常就是不世出的高手,但那是在中国体育项目还不发达的时候培养起来的。现在的体育爱好者除了三大球以外,更多喜欢的是从欧美近年传进来的运动,所谓国球基本变成了假国球,比较明白的体育记者和球迷已经越来越少了,这项运动靠着多数老球迷在支撑着局面。今后还有谁看国球?

  史上最差欧洲还有玩下去的兴趣吗?

  一届在欧洲的土地上,让欧洲人看中国人只手遮天自娱自乐的世乒赛。中国军团如多数人赛前预测的一样:包揽五冠,同时创出男女单参赛的14人全部晋级16强的纪录。欧洲观众总在现场跟中国队唱反调??无论中国队那场上的对手是不是欧洲人,然而嘘声仍无法阻挡一个无趣盛世的降临。瓦尔德内尔的缺席宣告了欧洲乒乓球一个时代的离去,俄罗斯老将萨姆索诺夫和德国金童波尔两座“幸存”欧洲堡垒也在八强沦陷,欧洲选手创史上最差纪录。欧洲乒坛几乎后继无人,注定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延续前人精彩,欧洲人还有兴趣继续陪中国玩下去吗?有资料显示,欧洲乒乓人口已经越来越少。2012年奥运会肯定还会有乒乓球比赛,但2016年奥运会呢?奥运会不会总是让一项运动的金牌落入一家代表团手里。别的项目也会出现一段时间一个队垄断这种局面,但有的运动本身群众基础好(比如足球、篮球),而且很少有像中国乒乓球队垄断时间这么长的。

  时尚运动兴起后谁还爱玩乒乓?

  即便乒乓球被中国人称作国球,但在时尚元素极具膨胀的今天,中国玩乒乓球的人数正在急遽下降。英语中“乒乓球”叫做“table tennis”,直白地翻译就是“桌上的网球”,将目光投向网球场上不难发现,网球的受欢迎程度似乎已经以惊人的速度超过了乒乓球,同样的激烈,不同的是,网球更加时尚,身着短裙的美女更有看头。尽管不少人正在提倡乒乓球女选手换上短裙,甚至年初时张怡宁在为某运动品牌代言时,一身运动短裙装亮相一度让人眼前一亮,但这并不能说明乒乓球运动在今天还具备时尚性。过去央视转播的体育赛事较少,乒乓球算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培养出了不少执着的观众,而如今他们已经成了“老球迷”,喜爱时尚的新新人类鲜有喜爱加入乒乓大军中的。

  赛车、台球、拳击、跆拳道、高尔夫……当这些或刺激或高雅的时尚运动逐渐走入我们的生活,略显“土气”的乒乓球还有多少人在执着地打下去?

  看比赛比关注花边更意思吗?

  正因为中国乒乓球队从不给世界留下一个“活口”,因此没有悬念的比赛几乎成为摆设,除非是王励勤4比3险胜柳承敏这样的经典之战,其他的“窝里横”几乎难以吸引国内观众的眼球。于是,花絮似乎要远比比赛来得更受欢迎,前方记者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花边。女单首轮,郭跃的对手摊到个独臂侠,“女杨过”让文字记者激动了。张怡宁训练时穿了一只黑袜子一只白袜子,摄影记者激动了。传过绯闻的福原爱与王励勤碰面时相互之间不敢有任何言语甚至眼神的交流,让文字和摄影记者全激动了。如出一辙的还有中国跳水队,因为太强大,没了夺冠悬念,所以郭晶晶、田亮等人的绯闻要比比赛结果的曝光率大得多。

  央视错误百出如何“飒爽”?

  别看央视对乒乓球的转播力度如此之大,甚至从世乒赛前的队内选拔便开始大张旗鼓地直播,貌似相当关注,但从世乒赛期间央视所犯下的“低级”错误来开,他们对国球的关注似乎只在与“形”,而早已失去了“神”。

  央视的《飒爽乒乓》栏目,主持人和记者对乒乓球恐怕就不太了解了。一日,央视记者发现了一球员酷似费德勒,就拍摄了一组画面,并称此人为比利时球员“拉布塔诺夫”。实际此人叫“布拉塔诺夫”,曾经是排在大小塞弗后的比利时男团第三号人物,老乒乓球迷应该记得。

  节目中经常和读者搞短信互动,一期内容为“你认为最精彩的乒乓球比赛”,有观众发短信认为是邱钟惠当年战胜高吉安获得世界冠军的那场比赛,主持人马上反应“那时我还小”。天哪,那是1961年的比赛,你生了吗?

  体育新闻做了一个何志文的节目,竟然说何未进过国家队。资格老一点的球迷应该都记得,何志文参加过两届世乒赛,1985年的38届和江嘉良男双打了第三,1987年的39届与何智丽的混双也进了四强,半决赛时要若不是被安排让球给后来夺冠的耿丽娟/惠钧,他们很可能夺得那届混双冠军。也正是因为这次让球,导致何智丽这届比赛最后夺冠的希望只剩女单,最终她在女单项目上拒绝了领导再次让球的要求。

  连日来最低级的错误非蔡猛莫属。蔡猛解说乒乓球多年,时常将大把的乒乓球理论和术语挂在嘴边,然而冲着正在比赛的郭焱一直喊李晓霞,让人很难不去怀疑,如此“专业”的他真的还关注乒乓球吗?

  对国球的“不专业”非央视专利,黄建翔的《天天运动会》中,李承鹏和谢强(原霍顿翻译)虽然都是足球行家,但对综合体育显得了解不够,基本不认识乒乓球名将郭跃。另外有报纸记者采访了陈龙灿,称1988年奥运会陈龙灿遇到一名波兰老将“德罗巴”,其实乒乓球球迷都应该记得,那位老球星叫格鲁巴,已经去世了。不认识他的人才会叫他德罗巴,当成科特迪瓦的足球巨星。(解涵)

 :::热门评论::: 
网友呢称: 匿名发出: